冲向军事医学最高峰

2019-08-24 02:28 閺夈儲绨敍?闂囧洣鍗?/span>

  大脑,人体最神秘最复杂的器官。颅脑创伤,是现代战争中致死和致残率最高的外伤之一。我国的颅脑战创伤救治水平,一度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。在海军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侯立军的实验室里,总是摆列着一个个“头颅”。颅骨穿透伤模型、颅脑爆炸伤模型、颅底神经结构模型……为了攻克颅脑战创伤救治的技术难题,他已扎根这一研究领域20多年,完成了数千例颅脑外伤的救治,为我国的军事医学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  今年“八一”前夕,主席习签署通令为侯立军记一等功。喜报传来那一刻,他仍奋战在手术台上。

  在本世纪初,侯立军就牵头创建了颅脑爆炸伤救治的关键理论,并主编了国内第一部开放性颅脑损伤专著。然而,面对国内颅脑创伤整体致死率仍偏高的现状,2008年,已在业内饶有名气的侯立军远赴世界顶尖的神经外科中心——德国洪堡大学和汉诺威国际神经研究所学习。一年后,他在现代颅底外科开拓者斯莫尔教授的推荐下,来到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深造,在著名的“手术设计实验室”深入研究影像引导神经外科、内镜神经外科和脑功能区定位技术。那段日子,侯立军白天连上数台手术,夜里边译边学医学前沿文献。如此刻苦,只为掌握世界一流的战创伤救治技术,早日报效祖国。

  归国后,侯立军致力于打通颅脑战创伤救治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在当时模型缺乏、术例不足的条件下,他除了出门诊、做手术外,其余时间几乎都扑在看资料、做实验上,甚至不厌其烦地在人体标本上进行解剖和研究。终于,针对颅脑爆炸伤、开放伤、合并伤等特殊类型颅脑战创伤,他牵头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救治规范,解决了“伤情复杂、死残率高”等救治方面的瓶颈问题,相关成果获得201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  针对水中兵器的广泛应用,侯立军潜心研究液体冲击波致颅脑损伤的特点,他牵头创建了海水浸泡伤和水下冲击伤等10多项海战颅脑战创伤救治技术,揭示了某种冲击波致颅脑损伤是以颅底损伤为主的规律,研发了系列便携式海上颅脑战创伤急救装备,相关成果分别获得2016年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、2018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  侯立军说,他最喜欢的一篇文章,就是作家魏巍写的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。若干年后,他成为一名人民军医,一直牢记从军从医的初心——用自己的行动去服务“最可爱的人”,用先进的医疗技术呵护官兵的生命。

  2006年,侯立军创造了为兵救治的奇迹。一位年轻的士官带未婚妻外出购置新婚用品时,骑摩托车不幸发生车祸,导致眼眶上裂骨折压迫动眼神经,瞳孔不断扩大。这位士官被送往多家医院,都由于手术难度极高而被拒收。当被送到侯立军面前时,脱眶下垂的左眼已是摇摇欲坠。

  经过严谨推演手术方案,侯立军巧妙地用显微外科的方法,小心翼翼用微型磨钻穿过血管和神经间隙,把骨折的颅骨一点点磨掉,从而使动眼神经得到充分减压。术后第3天,受伤的眼球就能上下运动。一个月后,眼眶上裂骨折部位完全复位愈合,术前下垂的左眼已能正常视物。后来,这名士官康复后顺利举行了婚礼。

  颅底,是藏于颅脑深处、神经结构极复杂的人体部位,曾被不少外科医生视为“手术禁区”。多年来,侯立军围绕“颅底创伤”展开系统研究,先后首创7种颅底手术新术式,相关成果发表在国际权威医学期刊《神经创伤》上。2014年,一位颅底骨折的飞行员被送到侯立军面前,经检查,伤员的颅底血管和颅神经均不同程度损伤,救治难度极大。“一定要把他的生命抢回来!”望着已昏迷的年轻的飞行员,侯立军心里立下了“军令状”。凭借丰富的战救经验,胆大心细的他在颅底盘根错节的神经和血管间“抽丝剥茧”,成功将一小段插入颅底约4厘米长的“夺命碎片”完整取出。后来,这名伤员逐渐康复。

  从医20多年来,如此“惊心动魄”的手术对于侯立军来说不胜枚举。除了坚守在战创伤救治一线,他还不间断带领团队开展“健康军营行”、适宜技术下基层等巡诊巡教活动,手把手教官兵提升战时自救互救能力。2011年以来,他先后19次承担军地重大应急救治任务;2015年,他带头成功抢救了数名上海外滩踩踏事件中的垂危伤员。

  “颅脑外科的最终治疗目的,就是如何保护神经的功能。”侯立军说,人类的颅内密布着12对颅神经,某对颅神经受损则会导致人体某个功能的损伤,比如面瘫、吞咽困难、视力丧失等等。

  在侯立军心中,没有什么是比患者完美康复更开心的事。为了追求这个“完美”,他常常敢于挑战最具难度的手术——不仅仅是要祛除患者的病痛、保住患者的生命,更要让患者实现神经功能的正常如初,回归美好的生活。

  2012年,一位19岁的女患者几经辗转来到侯立军面前。她的父母痛心地说:“求医3年多,跑了6家大医院,都说没法治,这将是我们的最后一家医院。”经检查,她患有一种罕见的颅眶沟通性淋巴管瘤。肆意疯长的肿瘤从眼眶向颅内“攀爬”,最终将“魔爪”伸向颅骨、脑组织和海绵窦,并将视神经和眼动脉“捆绑”在一起,导致眼球凸出、头痛欲裂。经过长达12个小时手术,侯立军一次性为她摘除了贯穿7个部位的巨大肿瘤,并成功完成眼球复位和颅底重建,为这位正值芳华的姑娘保全了视神经功能。

  2017年11月,第三届国际颅底创伤大会在中国上海举办,侯立军作为大会主席,用流畅的外语作了“颅底创伤外科治疗前沿发展”的专题报告,通过翔实的临床数据和病例,展示了他和团队在颅底创伤、颅神经损伤等方面的最新研究进展,让现场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位专家,对中国的颅脑创伤救治水平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返回顶部"